求难得难,盛名剧小说家刘阳

2019-11-10 05:45 来源:未知

图片 1

摘要: 《北平无战事》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!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,请放心购买: 王牌剧作家刘和平7年心血打磨,继《雍正 ...

图片 2

刘和平近照。

图片 3

著名剧作家刘和平在南国书香节上与读者见面。 黄卓贤 摄

影视剧评分网站豆瓣上,一部2007年播出的历史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,以9.7分摘下国产剧最高分,被许多人奉为“神剧”。《大明王朝1566》的编剧刘和平,多次获得中国电视飞天奖、金鹰奖、白玉兰奖的最佳编剧奖,却至今不会用电脑打字,而以自己口述、助理打字的方式,创作了《雍正王朝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北平无战事》这一部部经典。

《北平无战事》

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!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,请放心购买: 王牌剧作家刘和平7年心血打磨,继《雍正王朝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后,史诗巨制《北平无战事》原著同名小说。编辑推荐推荐一:王牌剧作家刘和平,7年心血打磨!国民党何以失守中国?北平政权如何和平转移?大时代下的惊人内幕,以虚实笔法精彩重现!学界公认“对历史的诠释已达到历史学界研究前沿”的著名历史剧作家刘和平,继《雍正王朝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之后,耗时7年精心打磨出史诗巨作《北平无战事》,首次以国共内战大时代为创作背景,展现时局激荡时那些令人热血沸腾、热泪长流的风云往事!推荐二:历史重建,经典问世,以正国剧之风!2014年最受瞩目的年度巨制、史诗大戏《北平无战事》原著小说,以扣人心弦的谍战情节,丰满立体的人物,来展现黎明前夕的敌我交锋!刘和平擅长以虚实交错的笔法做历史重建,书中那些为国计民生洒尽热血的青年,在国家利益和个人生存之间摇摆的官员,长袖善舞的政客……组成了一幅宏伟的历史群像画卷,读此书,宛如身处国共交战关键时刻的大时代,身处1948年的北平城,这一年,历史正在发生巨变,天翻地覆慨而慷!推荐三:北京卫视等多家卫视辉煌播映!“金鹰奖”“飞天奖”“白玉兰”奖导演孔笙+金牌制片人侯鸿亮(执导《闯关东》《生死线》《琅琊榜》等火爆剧作》),儒意欣欣影业斥资1.5亿打造史诗巨制!《北平无战事》被誉为“中国版《纸牌屋》”!由陈宝国、刘烨、倪大红、王庆祥、廖凡等7大影视帝组成超豪华主创阵容,盛况空前!10月6日,北京卫视等多家卫视辉煌播映! 内容推荐 1948年,太平洋战争结束后三年,北平经济崩溃、民生凋敝,看似平静的北平城内暗流汹涌。 国共两党决战之际,以蒋经国为首的国民党少壮派,突然对涉嫌通共的国民党空军王牌飞行员方孟敖委以重任,将其飞行大队改编为国防部经济稽查大队,前往北平调查民食调配物资的贪腐案,藉此打击以方孟敖的父亲、国民党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行长方步亭为核心的孔宋家族贪腐势力,真正目的其实是要执行国民党“黄金运台”的惊天计划。 此委任状一下,国民党内部清廉派和贪腐派斗争陷入白热化,特务、间谍、中统、军统齐聚北平,此时中共地下党、国民党反动势力及铁血救国会之间,一场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的民国大戏即将揭幕…… 作者简介 刘和平 著名剧作家,小说家,历史学者。祖籍湖南邵东,生于湖南衡阳,长期从事历史学研究,舞台剧、电视剧和小说创作,曾任南开大学中国思想政治史研究中心兼职教授、北京大学产业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、副理事长。现任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专家学术委员会主任。他创作的舞台历史剧《甲申祭》曾获首届戏剧最高编剧奖“曹禺戏剧文学奖”和文化部“文华奖”;他编剧创作的四十四集电视连续剧《雍正王朝》于当年囊括两项电视剧最高奖“飞天奖”与“金鹰奖”的最佳编剧奖;他编剧创作的电视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,被历史学界公认为是“对历史学的研究和阐述已达到史学研究的前沿”,更被众多业内外人士称为“中国电视剧历史剧高峰之作”。《北平无战事》是作者认为超过他前面所有作品的史诗巨作。 媒体评论 侯鸿亮、孔笙携陈宝国、刘烨、廖凡等7大影帝超豪华主创阵容

【李 雪 陈宝国 刘 烨 焦 晃 王庆祥 程 煜 廖 凡 李 晨 倪大红 董 勇

马少骅 罗京民 祖 峰 沈佳妮 王 凯 王劲松 姜瑞佳 谢 钢 孙之鸿

陈丽娜 高 鑫 鼎力推荐

方孟敖是这么多年来我演过的最丰富、最完整的角色,我投入了特别多的感情,他在我所演过的角色中是能排得上第一位的。刘和平老师的剧本给这个人物赋与了太多的东西,方孟敖身上纠结着让人发酸的悲剧式情感,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。

——刘烨

我在这部戏里演了个大反派,是剧本打动了我。能够拍这样的剧本和角色,能够加入这样一个团队,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是件幸事。再有就是我十几年没有演过反面人物了,我也特别想尝试。老演正面角色我怕观众也看烦了,有这么一次机会实属难得。刘和平的台词写得很美,也很有文学性,从《大明王朝1566》到《北平无战事》,我跟王庆祥老师敢说,剧本别说一个字,我们连一个逗号都不改。

——陈宝国

刘和平剧本的语言结构、叙事逻辑性非常强,你别看台词长,但因为他逻辑语言非常顺,所以背起来感觉还不是很难。这部戏让我思考的东西特别多,所以这是我第一次在拍摄时强忍住不看回放,我就是想在播出时好好看一看,在那个时候感受那份全新的感觉和惊喜。”

——王庆祥(饰演方孟敖的父亲方步亭)

还未开拍便已经引起各方关注的电视剧《北平无战事》,终于将要揭开面纱。10月6日起,这部耗资1.5亿元的史诗巨制,将在北京、天津、山东、河南四大卫视同时播出。该剧由著名编剧刘和平,知名导演孔笙、李雪联手打造,刘烨、陈宝国、廖凡等六大影帝、视帝同台飙戏,仅仅是这个豪华的班底阵容,便令人期待不已。

故事 经济战线的国共较量

与此前创作的《雍正王朝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等剧不同,刘和平这一次把笔触伸向了中国现代史。《北平无战事》选取了1948年至1949年间的数月时间为历史节点,此时看似平静的北平城暗流涌动,国民经济全面崩溃,国民党强制推行币制改革,中共华北城工部、铁血救国会以及国民党内部清廉派和贪腐派等多方势力,在经济战线展开一场场激烈角逐和生死较量。

剧中,方孟敖是一名潜伏于国民党并任空军上校的中共地下党员,受命彻查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贪腐案的他,将要调查的对象恰恰是自己十年不认的父亲、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行长方步亭,而与方孟敖同行的,则是“大反派”全国联络处主任徐铁英。用导演孔笙的话说,这部剧虽然写的是“阳谋”,但观众很难猜到错综复杂的剧情发展。

剧情引人入胜,演员阵容更是令人期待。十几年没有演过反面人物的陈宝国,因为被剧本打动,主动要求饰演“大反派”;刘烨则表示,“方孟敖是这么多年来我演过的最丰富、最完整的角色”;柏林影帝廖凡在剧中饰演的铁血救国会核心成员梁经伦,严格来说只是一个配角;五年前就表示不再演电视剧的老戏骨焦晃,为了这部剧破了回例;百花奖影帝王庆祥则在发布会上激动地喊起来:“下次再拍这样的戏,我还要来!”

难得的是,这些大腕儿不少都是降低身价主动要求参演,这让刘和平很是感慨:“所有人先问的都是角色,而不是片酬。按照今天的市场价来算的话,这样的阵容没有几个亿根本拍不下来。”

幕后 为拍戏种了块高粱地

拍历史剧,细节的真实性往往决定成败。为了最大限度还原解放前夕的北平城,该剧动用四台最高规格的高清摄像机拍摄,服装、化妆、道具、置景等也必须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执行。“举个例子,剧中女演员如果穿着旗袍拍戏,拍摄一整天可能都不敢坐,因为怕坐出褶,高清镜头会放大所有的细节。”制片人侯鸿亮说。

这还不是最困难的,据刘和平介绍,剧中有一场戏是在一大片高粱地里拍摄的,但现在很难找到这样的外景。为此,剧组提前半年在怀柔区买了17亩地,并且请了农民天天在地里守着种高粱。另外,为了拍好剧中的航空戏份,剧组还动用了航空博物馆的原型飞机作为道具。

最让刘和平感动的,还是剧组和演员对台词和表演细节的认真。剧中十几个演员都有大段的台词,并且台词中涉及很多专业知识。为此,剧组准备了许多工具书,供演员们背台词时查询专业名词,以更好地领会台词的含义。“现在的网友太厉害了,不认真不行。”刘和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。

创作 文字储备达三千万字

写剧本花了五年,拍摄及后期制作花了整整两年,《北平无战事》的制作真可谓“慢工出细活”。

谈起这部戏的创作,刘和平一开口就是感叹:“很难,非常难!写一部百万字的作品,必须得有三千万字的储备。”他解释说,“这部戏不仅关乎历史,还关乎革命,这就意味着我可以虚构的空间很小,必须尽可能地接近真实,共产党的历史要研究,国民党的历史也要了解。”为此,刘和平曾多次到台湾地区、美国胡佛研究院研读大量的历史资料,包括一些未解密的日记等。

剧本虽然完成了,但该剧的拍摄过程却十分曲折。最初,有七家投资方先后奔着刘和平而来,却又因为觉得剧本的内容“太冒险”,担心市场不买账,又甩手而去。直到2012年,《北平无战事》才得以正式开拍。不过,这个曲折的过程丝毫没有影响刘和平对历史原则的坚持。在他看来,去描写这个中华民族大转型时代的作品,是自己身为创作者的责任。他用一句话评价这部剧:“它会让人们看到,历史为什么选择了共产党,我相信国民党看了也会信服。”

广州8月20日电 (索有为 文雯 刘嘉昕)“我创作室摆着香案,香案上面一边供着嘉靖的像,一边供着海瑞的像,香灰炉里面的香都是满的,我每天都是把手洗得干干净净的,把香烧了,磕三个头再开始创作。”著名剧作家刘和平20日在广州谈及其创作历史小说《大明王朝1566》时洗手焚香的场景。

在今年6月份举行的上海电视节“纪念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”上,作为白玉兰奖评委会主席的刘和平,说了一句拗口的感言:“我们这个时代进步得太快了,我们不敢不慢,如果我们不慢,就会被这个世界淘汰。”在近年来越来越浮躁的影视圈,刘和平始终以一个“孤独者”的形象存在,多少因为低产——从《雍正王朝》到《大明王朝1566》,他花了9年;从《大明王朝1566》到《北平无战事》,他花了7年。而这条求难得难的路,迈开步子的刘和平不可能回头,恰如他的微信朋友圈签名:我与我周旋久,宁作我。

当天,刘和平携手中山大学中文系谢有顺教授在2016年南国书香节暨羊城书展上举办读者交流见面会。

个性成长

刘和平编剧创作的电视剧《雍正王朝》、《北平无战事》,囊括了包括“飞天奖”“金鹰奖”及“白玉兰奖”在内的各种编剧奖,后者更为业界视为史诗级的巨作。其编剧创作的电视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,被历史学界公认为是“对历史学的研究和阐述已达到史学研究的前沿”。

戏窝子里“熏”大,从小听戏成了创作修行

刘和平在小说创作和剧本编写时,非常在意与历史人物的对话。“我一进入创作间,对着香案跪下去,自己进入一个孤独的状态和境界,才可能跟他们对话。”刘和平说:“就像写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时候,最难对话的人是电话里面的蒋经国,蒋经国那个时候也是极其孤独。《雍正王朝》里面,雍正是最孤独的,《大明王朝1566》里面,除了嘉靖和海瑞是孤独的,其他每个人都孤独。”

在中国的编剧里,刘和平的成长经历可谓独树一帜。并不是科班出身的他,是从小在戏窝子里“熏”出来的,他的创作经验直接来源于中国古典戏曲。刘和平的父亲刘钧老先生是一位老报人,新中国成立后专门写戏,曾改写地方戏《打铁》,对湖南地方戏的把握尤为老到,到了挥洒自如的地步。他的母亲则是戏曲演员,擅长演老生。

他说:“我觉得好像孤独才是我们人类最本质的属性。所以当我们每个人遇到孤独的时候,可能要知道我们是遇到一个最好的境界了,不会胡思乱想,也不会纠结烦躁,我现在就是。”

刘和平把听戏视为创作上的一种修行。在他看来,听不同流派的同一出戏,故事是一样的,之所以感受不同,是因为不同流派会用各自理解的情感来演绎,“经常听戏,可以掌握戏中人物变化的真谛。”先后从事戏曲团笛子演奏员、中学教师等职业后,1982年,刘和平调到湖南省衡阳市文化局工作,开启了十多年的舞台剧编剧生涯,期间参与编写了《中国戏曲志·衡阳卷》。

担任着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职的谢有顺认为,刘和平的剧本和小说吸引人,重要的是他真的以孤独者的角度来进入到人物的深渊般的世界,这是他真正理解历史和人物的方法。

其实早在成为正式的舞台剧编剧之前,刘和平试水的第一部舞台剧作品《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》,就被当时的衡阳市文化局领导夸赞为“内行”。他把这归因为自己对戏曲规律的掌握,“写戏曲剧本,一定要懂《锣鼓经》,什么样的锣鼓敲响,是表现什么的,必须要明白,这些都是我从小就耳濡目染的。”

与历史的孤独者对话已属不易,作为编剧,刘和平还需要与演员观众对话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对戏曲有着深入研究的刘和平,把电视剧的关键场景作为折子戏来写,集中处理人物矛盾和情感爆发。《北平无战事》对戏曲就借鉴良多,起首的法庭戏,其实就是传统戏曲中最常见的一幕:三堂会审。而《雍正王朝》《李卫当官》和《大明王朝1566》,其华彩部分都是形式相近的会审戏。业内普遍认同刘和平擅写群戏,而这个群戏的功力,就来源于他在戏曲界的多年积累。

“我在写小说的时候,第一,一定会让文字富有镜头感,第二,如果你的小说是为了使它改编成为影视,它还要适于表演。”刘和平说。

1993年,刘和平编导的舞台剧《甲申祭》代表湖南省参加全国地方戏曲交流演出,获优秀剧目奖和十一个单项奖。1994年,《甲申祭》被中央电视台改编为4集电视剧。刘和平因此得到了《雍正王朝》制片方的注意,对方邀请他出任《雍正王朝》的编剧。1999年,刘和平编剧的电视剧《雍正王朝》在央视播出,大受观众欢迎,他也凭该剧获得第1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编剧奖和第1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编剧奖。

尽管影视剧播出后,受到观众的喜爱和肯定,可刘和平还是略带遗憾:“在我写的作品里,演员诠释得很好,但还是有点遗憾,我自己觉得他们的外形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。”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,刘和平还是要做到“我一方面为读者观众服务,一方面为演员服务。”

写历史剧

通读《资治通鉴》,“无中生有”解码历史

刘和平的剧作都和中国历史相关,这和他年少时的经历息息相关。13岁时,因为“文革”,少年刘和平中断学业;15岁时又随父亲被下放到湖南邵东农村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刘和平在一家农户中搜集到一套清朝光绪年间御笔朱批版本的《资治通鉴》,这套书成了他人生中第一部系统阅读的史书。事实上,这套《资治通鉴》中的御笔,都是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龢口述,光绪皇帝摘录的。刘和平也因此开玩笑说:“我的学历很低,只有小学五年级,但起点很高,翁同龢教的。”

刘和平的历史剧创作手法,被业内称为“无中生有”,先忽略历史真实,然后寻找当时的历史、文化、风俗情况,渐渐还原出故事主角的“本来面目”,再设置一出当时时代背景下必然会发生却又没能发生的事儿。写《雍正王朝》时,他笔下的康熙八子、九子、十子、十四子,比真实历史人物“多活”了十年;写《大明王朝1566》时,剧中著名的嘉靖国策“改稻为桑”也是虚构的。他感慨:“我的三部重要作品,大事都是虚构的,但大事背后的历史都是真实的。”

这种大胆的手法,在此前的历史剧创作中,绝无仅有,也一度引发巨大争议。《雍正王朝》的剧本完成后,清史研究学界特地举行了一场专家论证会,北京大学的一位历史系教授上来就“开炮”了,“康熙四十五年没有发大水,和历史不符。”随后清史专家、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教授王锺翰说了一句分量很重的话,给刘和平解了围,“人家是艺术创作,不是历史考证。”《雍正王朝》的剧本因此顺利通过专家论证。

从事编剧行业近四十年,刘和平认为,没有人能创造历史,他能做的只是解码历史。司马迁的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”历史观深得刘和平赞同,但当具体到面对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,叙述那个时期的故事时,他更同意陈寅恪所说的“理解之同情”。

目前,刘和平正在创作新剧《北斗南箕之歌》。他对这部自己“步入晚年的青春洋溢之作”有着很高期待,“这部剧的北朝和南朝,就是北魏和南齐,但是时间上我会有意地打乱,有的人会早些年登场,有的人会晚些年,但北魏的年号不会变。”对于这样的做法,他解释:“一是为了很好地传达那个时期的历史精神,二是为了完成它的美学价值追求,我不需要做编年体那样的剧。”

慢工细活

三十比一“蚕吐丝”,观众会看到苦心孤诣

当年写《雍正王朝》时,导演胡玫说刘和平“写得就剩下一把骨头了”。而做编剧这么多年,刘和平自己眼中最艰苦的创作则是《北平无战事》——历时7年,反复修改,甚至开机了还在修改。为了不耽误剧组的拍摄进度,他每天让两位助理分两班轮替打字,上午5点至12点一班,下午2点至晚上12点一班。助理换班了,他还得继续创作,一天工作近17个小时。作为总制片人,创作修改完剧本还要跟导演去看当天的回放。全剧拍摄完成,他也累到尿血。

谈及《北平无战事》,刘和平感慨:“这是一杯水和一缸水的关系!写一部百万字的作品,必须得有三千万字以上的积累阅读储备。”三十比一,这需要极大的阅读量。他把这种阅读储备比喻为春蚕吐丝前大量吃下的桑叶,积累多了,才能变成蚕丝细细吐出。

“现在的观众已经失望不起了。”在很多人困惑于刘和平较真儿的时候,他这样回应道。其实,11年前《大明王朝1566》播出时,收视率非常惨淡。不过,去年这部作品在优酷重播时,剧集结尾的“长江黄河论”更是引发观众热议。这令刘和平非常欣慰,他也买了优酷的会员,看弹幕上网友的一条条评价,“不要小看观众,他们一定会认可你的苦心孤诣,也会看到你的投机取巧。”

写《大明王朝1566》剧本时,刘和平的工作间里有个香案,左边是嘉靖皇帝,右边是海瑞,两幅像挂在那里。刘和平每天创作之前,先洗手,再燃香烛、三跪九叩,然后进行创作。从《雍正王朝》到《大明王朝》,焚香礼拜了这么多年,他创作时完全把自己融入到角色中,几乎是把每个角色都演一遍,“我只有两个心,一是敬畏心,二就是感恩心。焚香礼拜是一个仪式,可以让自己达到忘我的状态。”

作为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,刘和平经常呼吁:“文学必须占领影视阵地,影视一旦离开了文学性,就很难保证其品质。”读刘和平的剧本,能感受到文学之美,北京的出租车上,经常能听到《北平无战事》广播剧。一向对剧本十分挑剔的陈宝国曾这样称赞:“刘和平的台词写得很美,也很有文学性,从《大明王朝1566》到《北平无战事》,剧本别说一个字,我们连一个逗号都不改。”刘和平则说:“导演和演员为什么要改剧本?有一种情况是,导演觉得情境不对,演员觉得人物不对,无法表现。”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365bet亚洲手机版发布于机构设置,转载请注明出处:求难得难,盛名剧小说家刘阳